您好,现在是:
主办:宜春市汽车行业商会(协会)  
 

· 偷车贼心真挺大!偷走摩托车,却没
· hc360慧聪网汽车配件行业
· 昆明交警持续开展小型客车、摩托车
· CMPF昆明摩托车展正式开始,开摩邦
· 昆明汽配市场大迁移 行业面临发展
· 昆明汽配行业“诚信市
· 昆明:市场疏解拆迁进行时今年完成
· 昆明:草海北片区7个批发市场年内
· 【改革开放40年】华南美国商会会长
· 九成行业协会商会主动规范收费行为

   江西宜春客车厂有限公司
   宜春宇鑫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宜春市宏安致汽车销售服务有限...
   江西通安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宜春市瑞达汽车贸易有限公司
   高安市瑞港实业有限公司
   宜春市鑫辉汽车贸易有限公司
   宜春市鑫海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
   宜春百合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宜春市一路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
 
司玉琢:关于《海商法》修改的几点看法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宜春市汽车行业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司玉琢:关于《海商法》修改的几点看法

大连海事大学原校长、教授

关于《海商法》的回顾,刚才尹老师已经讲了一些,我就不重复了。关于《海商法》的展望,我想我们将来还有时间去讨论这个题目,我也不想探讨了。还是集中精力花在《海商法》怎么样修改的问题上。听了大家的意见后,我谈一些自己的看法。

关于这次《海商法》修改,像魏(东)司长所说已经进到了人大立法计划中,这是很不容易的,经过多少年的业界、学界一直呼吁,总算有一个盼头了。当然,越是这样越是感到我们责任的重大。如何把大家的智慧集中起来,体现在这次的修法工作中来,这确实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我希望我们大家一起尽最大的努力,把这项工作做好。我想就《海商法》修改中,各利益方关切的问题谈几点看法。

一、关于利益平衡问题

第四章,几次讨论把时间花在形式上的讨论多了一些,如这一节放在这儿好,还是放在那儿好,内河运输要不要进来等。第四章非常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样平衡船货以及其他各方面的利益的问题,这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花的时间不是太多。今天听了货方、港方、船方都有各自的诉求,关于利益平衡问题在第四章最重要的反映在承运人的责任基础、免责、举证责任分配的问题上,这些问题如果规定好了,可以把船和货这两方的利益平衡好,说明我们第四章核心问题就把握住了。现在有人提出,我们现在提出的稿子,仍然是《海牙—维斯比规则》的责任基础和免责事项,说《汉堡规则》也已经40年了,现在又有《鹿特丹规则》,为什么还是这样的一个框架?

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目前生效的三个国际公约,《海牙规则》的责任基础有利于船方,不完全过失责任制(航海过失免责,火灾过失免责)。它的前16项免责都要由索赔方举证,也就是货方来举证,责任基础有利于船方,举证责任也是有利于船方,所以总的来说《海牙规则》有利于船方。《汉堡规则》反过来了,责任基础是完全的过失责任,是一个完全推定的过失责任,有利于货方。免责事项一个都没有了,要想免责你都必须自己举证,证明自己没有过失。举证责任对承运人也加重了,也有利于货方。当然有一项除外,就是火灾举证要由索赔方。《汉堡规则》的责任基础(归责原则)、举证责任都是有利于货方的。现在《鹿特丹规则》采取的是折中方案,即责任基础是汉堡的,完全过失责任,举证责任是海牙的。我国现行《海商法》也是一种折中,但不同于《鹿特丹规则》,它是责任基础是海牙的,举证责任是汉堡的。

所以,现行的《海商法》也可以说是介乎于《海牙—维斯比规则》和《汉堡规则》之间的择中的方案。鉴于目前《鹿特丹规则》生效前景未明,国内船货各方经过评估之后,对于《鹿特丹规则》存在各种疑虑,不太符合我们的实际情况,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认为仍然维持我们现在《海商法》的折中方案,可能为各方所能接受。也就是说仍然维持这样一个利益的平衡。当然,我们这些方案虽然也是折中的,但与《鹿特丹规则》比较还是有一些区别,我们更靠近《海牙—维斯比规则》,《鹿特丹规则》可能更靠近汉堡。考虑利益的平衡,责任限额就没有用海牙—维斯比的,做了适当提高,对于这样的安排是否可行,还要进一步听取意见。

二、港方的关切

陈(英明)会长谈到了港口作业合同列入第四章的问题,上次在大连开专家论证会时讨论了这个问题,刚才我还在跟尹老师谈论这个问题,把港口作业合同拿到《海商法》第四章里面来好不好?在大连讨论的时候专家们多数意见认为,进来有一个最大的难度,就是港口作业合同不是运输合同,放在运输合同里面不合适。港口作业合同不论作为独立一节特别规定,还是单独作为一章,都不是运输合同,如果让运输合同来调整港口作业合同,这个从立法来讲是一个很大的难度。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刚才张丽英教授提了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她说用楔子论,就是用实际承运人(海运履约方)这个概念把港口经营人涵盖进去,这样港口经营人所从事的港口作业,不管是装是卸还是在港区内的保管、仓储等等,都用实际承运人的概念或者海运履约方的概念来解决,就可以享受承运人的责任限制以及抗辩,用这个方法可不可以?如果这个思路可以的话,好像是应该有两个方案可供选择:

方案一:前一个稿子曾经提出一个方案,即不管是承运人委托还是货方委托,只要是在承运人监督、控制下履行港口作业的都是实际承运人,在其履行港口作业的范围内,承担与承运人同样的责任,享有同样的权利。这样来解决港口经营人的诉求。

方案二:接受承运人委托或者转委托从事港口作业的作为实际承运人,承担跟承运人一样的责任,同时享有同承运人相同的权利。如果港口作业不是承运人委托的,是货方委托的,那么就硬性规定港口经营人可以享受承运人的抗辩以及责任限制。这样规定是不是就可以解决港口经营人的诉求?

上述两个方案选哪个好,现在大家手里面拿的是第二方案。第一方案是符合一定条件,不论谁委托,都是实际承运人,实际承运人既享有权利又负有义务,还有可能同承运人一起负连带责任。第二方案,区分承运人委托和货方委托,前者委托,港口经营人是实际承运人,货方委托,港口经营人只享有“喜马拉雅条款”的抗辩权。这两个方案究竟哪个好,我想我们港方是否可以研究一下。

三、货方的诉求

蔡(家祥)会长提的货方诉求问题(发货人索要提单)。货方诉求这个问题不是今天咱们修改《海商法》才开始关注的,很早就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中小货主80%以上都是FOB出口,怎么保护FOB下的发货人的权益问题,这确实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因为《海商法》的两个托运人规定没有解决我们所要想解决的问题,所以从CMI起草《运输法框架文件》时起,我们便主张把托运人和发货人分开做定义,分开规定他们的权利义务,混在一起说不清楚。到了联合国贸法会后,《鹿特丹规则》讨论的时候,开始确实把它们分开了,一分开之后发现发货人既没有权利也没有义务,因为不是运输合同的当事人,所以没有办法说他享有运输合同里面什么权利,应履行什么义务。最后就剩下一条,发货人把货交给承运人,承运人应给你一个收据,就是这样一个权利。这个收据在公约中没有地位,讨论半天说不行,收据在各个国家做法很不统一,最后是荷兰代表团想出来了一个办法——单证托运人,发货人将自己的名字记载在运输单证“托运人”一栏中,成为单证托运人,如果要索取提单,还要经托运人同意。中国代表团多次提出诉求,要求交货就有权索要提单,或者无需托运人同意,会议都没有接受,理由是,发货人的权益应该在贸易法中解决,不应到运输法中寻求保护。这样,FOB下的卖方(发货人)想拿到提单,仅仅交付货物还不行,还要把你的名字打到提单“托运人”栏上,还得要托运人同意。现在要解决发货人关切的问题,这次修改的时候又是一个很难的课题。怎么样解决,我想可能有三个做法:

1.《鹿特丹规则》的做法。满足三个条件可以拿提单,我知道货方评估的时候,对这一条是非常不满意的。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商会介绍 |商会动态 |行业信息 |政策法规 |宜春车市 |汽修保养 |学车驾校 |汽车促销 |汽车知识 |图片信息
Copyright © Car Business Central of Yichun City.(C) 2011-2012 宜春市汽车行业商会 版权所有
电话:0795-3570050 传真:0795-3570050  手机:13036268318、15970543700
宜春市汽车行业网 宜春市汽车行业商会(协会) 赣ICP1100051984号
地址:宜春赣西汽车服务广场6栋20号